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97章 等待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晴悠停了下来,没有继续,给秋婶留下足够的时间去接受这个惊天的消息。请使用访问本站。只是晴悠没想到的是,秋婶竟比其所要想象得要镇定,只是轻微嘀咕了几声,“真的如此……真的如此……”“司徒娇娇是司徒分家的大小姐,我母亲曾是这司徒府上的下人,至于其它的你不需多知,思源跟我离开之后,我只需要她知道他人我这个姐姐,还有你便好,其它的,就让它过去吧。”许是这些年来司徒娇娇待李思源不好,且对其极为冷淡,多少猜出些什么来,因此,晴悠也对秋婶直言了,“我不希望思源知道他的身世,毕竟他还小,我之所以告诉你,只是希望你能尽心的照顾他,当然,只要是我的能力范围内,我也会给你们提供更好的生活的。”“晴姑娘,”秋婶向晴悠鞠着九十度的弯腰之躬,坦言道:“我秋婶活了大半辈子,已无牵挂,如今所幸姑娘不弃,我必会尽心尽力伺候姑娘和少爷的。”“我无什么特别要求,无事便喜看些医书做做研究,家里的情况,明夜接你二人过去之后便知,”晴悠先是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还有城北的家里情况,随后便嘱咐道:“这李府上的东西都不带了,除了带两套换洗之衣便可,至于其它,我自会张罗。”,晴悠离去之后,便立即去了曹五那里,告诉他,她要将李思源带离李府。曹五未言。即不表示同意,也不表示否定。其表情,让晴悠有些看不明白,问道:“曹叔有话,不妨直言。”“晴儿啊……”曹五语气放缓。就像长辈在跟晚辈说着贴心话那般慈祥、和善,“李思源与其是何关系,刚一直不说,但却让我们小心护着,绝不能让其有事,如今你说要接走他,可你曾想过李浦进会有何想?”“没错,他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父母官,可是他不是一个好父亲,我不想思源跟我一样。至少在他小的时候,对父亲的印象还是好的,将来即却长大了,他也还会知道曾经有一个爱他的父亲,至于李浦进会有何想法。那便是他的事了。我管不了那么多了。”晴悠喝了口热茶,便准备回去了,可是曹五却是拦了她。“你就如此带走他,李浦进定会搜城的,不如就让我带他们出城吧,不然在城内,不安全。”曹五见晴悠心意已决,也唯有助其成事了。,可是晴悠摇头拒绝了,“不,曹叔。要是他们找来了,我也不怕,我不想再让思源离开我了……”说完,晴悠便咻的一声不见了,曹五可以理解晴悠这般冲动的心情,可是理智想想,也许她会后悔的。派人去帮晴悠张罗了一下李思源和秋婶住进城北的日用品,曹五也去休息了,只是这一夜,注定是不眠之夜,不管是谁,都一样……待晴悠回到房里的时候,牛婶已经准备起床忙着一天的家务事,打理圈起来种的那小小菜地,喂养家禽等等事儿。晴悠从房中出来,准备去换阿牛回来休息,却不想牛婶将其给推回了屋里,“晴儿,昨个儿忙得连饭都没吃,你赶紧再回去歇会,一会饭好了,我再来叫你。”晴悠轻轻一笑,一边理着长发,一边回道:“不用了,阿牛哥一宵未眠,怕是困着呢,一会饭好了,我再回来吃,先让阿牛哥回来睡会。”牛婶不舍儿子,但更不舍晴悠,抚着晴悠的手背道:“没事,让他多守会,你一个姑娘能熬的,难不成他一个男儿身就扛不住吗?晴儿,桂娘早早就走了,留下你一个,如今你不但治好了你牛叔的腿了,还给我们找了个新家,我们一定真是欠你太多了,往后做牛做马牛婶一家都心甘情愿,你别嫌弃我们嘴笨手拙便好。”,“牛婶,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呢?”晴悠撅嘴,不满回道:“当年我们母女在司徒家是怎么过来的,要不是你们几个婶婶帮衬着,怕是我想活下来都难了,如今说荣华富贵之日,晴儿是给不起你们,但是粗茶淡饭之日,凭着双手,我们一样也能过得很好,只是日子清淡了些罢了。”“好啊……”牛婶欢颜堆上了脸颊,甚是幸福,“这样的日子虽然过得清淡,但总算是一家平安,健健康康,快快乐乐,整整齐齐的在一起了,晴儿啊,这样的日子牛婶可是盼了多年了,现今总算是安心了。”晴悠换了差点连眼皮都睁不开的阿牛回去休息,而她进屋查看了一下霉菌的培养之后,便将门给锁好,去旁边的屋子看慕语了。可是当晴悠走进屋子的时候,便闻到一股血腥味。什么都不想,立即将屋门给踢开,入眼便是手垂床外,一滴一滴鲜红的血液从腕上往下滴少。从血的滴落速度,还有地面上那一大滩血迹,可断出慕语已割腕多时了。没有时间去考虑过来,立即取下腰布,将伤口给绑好,暂时止住,不要让血继续再流,同时大声地唤着,“慕语,慕语……醒醒,醒醒啊……”,也许是晴悠呼叫声过大,将牛婶引了出来,就连牛叔也一瘸一瘸地在后头跟着过来。牛婶进来,晴悠立即让其将叫道:“快,快给我准备些热水。”慕语的鼻息十发微弱,弱向几乎是有出没进,晴悠意念一动,大大小小的瓶子堆了一床,眼利一把找到所要之药,立即喂慕语给服下。还好回魂丹入口即化,即便慕语没了意识,还是将药给服下去了。晴悠不敢吊以轻心,手不离其脉,随着手把这脉,将内力注入到慕语的体内,加速药力的发挥,毕竟在这么重要的时候,时间就是生命,错过了,那可是什么都没了。牛婶可是慌了,看到地上的那一滩血,一阵昏眩感冲涌入脑,还发有着门边扶着,否则晴悠还真的难以顾及。还好牛叔赶来,扶着牛婶出了去,同时去准备晴悠要的东西。内力注入,再加上晴悠人上好的药材所炼制的回魂丹,命算是保住了,可是人却怎么也没醒过来。十天过去了,晴悠的霉菌也培养成功了,在小白兔的身上也试验过,很成功,没有不良反应和副作用,于是晴悠也用在了同有意识的慕语身上。,药效很明显,身上的各处就连脸上,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,就连每日给慕语擦拭身体的牛婶也都感到神乎。只是身上的病好了,心理上的疾病,晴悠却是帮不了。自那夜晴悠与雷谈过之后,雷失踪了。瑞城里也发生了很多事,李思源失踪,李浦进要休妻,公孙娇派人前来劝阻,司徒分家里也被这公孙娇闹得翻天,每天都哭着要去劝女婿的。城里,李浦进快派人将整个瑞城都给掀了,就是没找到李思源的踪影,如今,只要是孩子都几乎被带到衙门去被验明身份了。住在这贫民区里的晴悠可是淡定的很,1173看了肿么还是记下我,每次官府里来人,晴悠都能让秋婶和李思源躲过去,完全没被官府发现过有这二人的存在过。如此也便过了一个月,这李府里的事儿可还是没刻消停,除了这城里的寻人动静慢慢平静下来之外,其它也没什么事了。只是曹五每次来看慕语,牛婶每次给慕语擦拭身体,晴悠每次来给慕语喂营养药丸,看到这容貌恢复了,但是身体却又一天一天开始消瘦下去的人儿,心里都备受痛苦。,“慕语,你要再不醒来,雷就真的要走了,你知道,我听刚说,雷竟然要去扶桑,”晴悠最近听说雷亲自找刚,请缨到扶桑长驻,心里替这对苦情人感到心痛,“人常说,有些事和人总是要在失去了的时候才学会珍惜,这话一点也不错,雷其实是爱你的,只是你在的时候,愤怒冲昏了头脑,如今失去了,却是无法再弥补了……”每天晴悠都会跑去跟慕语聊聊天,说完便会在她的屋子里读医书,一来是想让她能尽快医来,二来晴悠也可以多学习一些这里的医术,好增进自己的医术。晴悠之所以能这么清闲淡定下来,那还是多亏了雨的一封信,雨去看了,发现那只是相似的父子,并非是林善父子,所幸的是林善的消息很快便传来了,而且学是晴悠意想不到的消息,同时林善还给晴悠带去了一封信。信中,林善坦言自己为人父的失责,因为他与林松走失了,可是灾区发生了疫情,虽然医薄被收,但为医者之德令其决定留守灾区为患者尽医者之责,但林松那里,希望晴悠能帮忙寻之。林善特别告之晴悠,其跟林松说好,如若两人走失,便去寻其大弟子吴仁川,而且林松身上也有晴悠在瑞城的地址,如果林松找到了吴仁川,或许会来找晴悠。晴悠所留的瑞城的地址可是曹五的客栈,因此,雨已经去了寻吴仁川,而晴悠也让曹五留心客栈里是否有孩子来寻其。,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haitang123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