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返回

搜索 繁体

真真酱

真真酱的全部作品集

【重生】叶金主失宠记

耽美 / 排行榜 连载

此文又名#金主霸霸每天心很累#、#该如何挽回小可爱的心,360°托马斯回旋求攻略#、#重生后我的小可爱变大灰狼了#、#帅哥你谁#等。
叶承瑜是个公子哥,从来都让人捧着,前世他作天作地作自己,最后把唯一的真爱给作没了。
是真没了,摔得粉身碎骨那种。
可怜这帅哥生前颜正腿长,声音又好,完全可以靠自己闯出一片天地,奈何就是眼瞎,心甘情愿跟了叶承瑜这大猪蹄子。
如果时间能重来,帅哥表示,金主什么的,让他去死吧,咱还是靠自己。可惜重生的咋不是他,而是叶承瑜这人渣中的战斗机。
人渣叶表示:“小可爱,我来啦!”
叶承瑜:“宝贝,我要捧你!合同我都拟好了,咱一年先出八十部作品!”
小可爱:“你想累死我好去找小三吗?”
叶承瑜(尔康手):“宝贝,你听我解释,那个女人我连她是谁都不知道!”
小可爱:“哦,可是她说出了你内裤上的图案。”
叶承瑜:“宝贝,今晚我坐上来自己动。”
小可爱(嫌弃):“今晚我有工作,不回来了。”
叶金主最后表示,摔!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?!

前没心没肺后死皮赖脸倒贴受X又骚又刚表面小可爱实则大佬攻

注意事项:
1.重生的是受!金主是受!
2.小可爱是个身高188的大帅哥。
3.受前世渣,重生改邪归正。

[快穿]喂你一口小甜饼

耽美 / 排行榜 连载

某虐文作者乱撒狗血引起公愤,被读者集体画圈圈诅咒,于是乎遇到一个叫做“我是你的小甜甜”的系统,开始在各个“小甜饼”世界里穿越体会生活的美好。
故事,开始。
第一个世界:双总裁之情敌变情人
颜律:爱是一道光,绿得我发慌。
第二个世界:ABO生子
#老攻动不动就要和儿子打架怎么破,在线等挺急的#
第三个世界:魔教教主美人攻
教众:“我派教主千秋万载,一统江湖。”
教主长袖一挥,指着一旁的某吃瓜群众:“他叫江湖。”
第四个世界:做鬼也要赖上你
谁能告诉我该如何和一只美鬼完成生命的大和谐?
未完待续。

小剧场:
某系统:你能不能叫我全名,“我是你的小甜甜”?π_π
颜律(慌张):胡说!宁铮才是我的小甜甜!
某总攻邪魅一笑:过来。

沉迷狗血不可自拔脑补帝受X或霸道或高冷或邪魅苏爽攻

穆总有特殊的撩汉技能/穆色君轻

耽美 / 排行榜 连载

重生淡漠天之骄子受X扮猪吃老虎创业青年攻
你知道,上一秒众星捧月,下一刻被扔臭鸡蛋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吗?
你知道,被活活气到心肌梗塞而死,要遭受怎样的痛苦吗?
穆云庭都知道。
所以他重生回来有两件事,一是找出前世害他至此的罪魁祸首,并用实力和金手指狠狠地打他们脸;二是找到他死前最后一眼看到的少年,用尽全力助他再登顶峰!
— — — —
穆云庭是个天使投资人,他做的最正确的一次决定,就是选中了祁君轻的项目。
— — — —
本文原名《穆色君轻》
商战神马的其实都是浮云╮(╯▽╰)╭
主题就是撩和反撩,外加,
爽文!爽文!爽文

春情只道梨花薄

耽美 / 排行榜 连载

古代架空 霸道攻X病弱美人傲娇受 HE

重生之主角光环是我的

耽美 / 排行榜 连载

重生前慕鹤轩一直不知道自己的好伴侣和好弟弟为什么一定要他死。直到死后变成鬼魂跟随在白莲花弟弟的身后,他才发现这个便宜弟弟是穿越而来夺自己的气运的。
重生后慕鹤轩决定紧抱金大腿,斗白莲斗渣爹斗昏君,从此走上人生巅峰,迎娶白富美(啊呸!)
某皇子:你自己过来,还是我过去。
作者:……
重生聪慧世子受X病弱腹黑皇子攻
总之,本文就是在谈恋爱的途中虐虐渣打怪升级的故事。

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白月光/护花不成反被压

耽美 / 排行榜 连载

世子殿下心中住着一片白月光,可是月光画风有点不太对?
别人家的月光都是美丽善良还温柔,世子家的月光黑心又暴力,重点是长得又高又大,总爱把他压在地上这样那样。
美又怎样?能当饭吃吗?
然而……
路人甲:太子殿下这么柔弱,好想保护他!
季淮墨:你眼瞎么?!
路人乙:太子殿下脾气真好,我好喜欢他!
季淮墨:???哪来的蛇精病?
路人丙:太子殿下好有气质好有文化,简直是我心目中的男神!
季淮墨:……好吧,也是我的男神~(≧▽≦)/~。
真·装逼犯·男神·太子殿下:乖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伪冷淡真炸毛世子受X伪温柔真腹黑太子攻
PS:白月光是攻!白月光是攻!白月光是攻!
又名《护花不成反被压

[重生]金主老公不好哄

耽美 / 排行榜 连载

正经版:
在庄凌的心里,舒伯珩一直被列为头号阶级敌人,他步步为营害得自己家破人亡,又以爱之名圈养自己十年,他本以为,这辈子舒伯珩落到什么下场都是自作自受,他不会同情,更不会爱上他。
可是当他意外死亡之后,他才发现,一切的以为,只是他以为。
舒伯珩这个人爱得太深,才会容许他误会他自此,并在被工作拖垮了身体之后,又义无反顾地落入自己的圈套,最后终于油尽灯枯。
不过谁伤了谁,谁失了心,已经不重要了。
因为,他们都死了。
若有来世,庄凌决定要用余生来补偿上辈子对他犯下的罪孽,不离不弃直到永远,并安心替他调养好身体,让他不至于重蹈那一次的覆辙。
可是谁告诉他他怎么这么倒霉?竟然重生在他去舒伯珩家要求单方面解除不正当**关系的第二天。而舒伯珩本人也被自己气进了医院。
没有包养没关系,我们来谈场正经的恋爱吧。

逗比版:
庄凌在即将走上人生巅峰的时候,被吊灯砸死了。
他重生回两年前,找回曾经被他伤害的老公,可是老公不理他了。
庄凌:老公老公,我做了一个噩梦,梦到你死了!(抱住)
老公:哦。
庄凌:老公,我发现我离不开你了。
老公:哦。
庄凌:老公,求原谅么么哒!(╯3╰)
老公:→_→
另有50万完结《你确定要和我离婚?》了解一下⊙▽⊙

你确定要和我离婚?

耽美 / 排行榜 连载

温少日常,怼天怼地怼老公
韩董宠溺三连,你行很好你说得对
温少:……还能不能正经地吵架了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以下为凑合着看的简介:
飞扬跋扈的温家大少要和大佬结婚了。
大佬颜好腿长贼有钱,可是他温文曜就是看不上!奈何父母之命不可违,鸡飞狗跳的同居生活就这样开始了。
温大少:姓韩的!你就是个泥腿子、暴发户,配老子还差一点!
韩大佬:你说得对。
温大少:姓韩的,你指望我爱你,还不如指望你家的母猪会上树。
韩大佬:我家没有母猪只有你。
温大少:-_-||
一年后。
“我男人真帅!演讲的姿势就是撩人!”
“马勒戈壁!.”温大少示/威一样地圈住那人的腰,下巴一扬,十分倨傲,“老子的人,再敢惦记一下试试?”

PS:1、受前期有点浑,且看小狼狗如何被攻调 教成黏人小甜心;
2、带感的双总裁,强强对决,攻是创一代,受是富二代;
3、本文小说非现实,有夸张部分请勿较真啦;
4、可能有两对cp。
沉稳深情套路王攻X叛逆炸毛伪纨绔受

贰臣贼子

耽美 / 排行榜 连载

渣得人神共愤的大奸臣一朝迎娶忠良之后,一代英雄萧将军,大岐王朝的人们都哭了。
百姓们:朝廷走狗又要行凶作恶了!
儒生们: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!
臣子们:楚大人今天做人了吗?
萧将军:我夫人天生丽质,温柔贤淑,善解人意(衣),你们为什么要骂他?
对外嚣张跋扈对内温柔忠犬的大奸臣攻(楚临秋)X表面忠肝义胆实则总想造反的大将军受(萧岑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食用说明:
1.古代版先婚后爱,死对头变爱人;
2.攻受性格都有反差;
3.甜虐!甜虐!甜虐!开头有悬念!

大奸臣(攻)与大将军的先婚后爱故事。

渣男的第201次求复合

耽美 / 排行榜 连载

每个光鲜亮丽的大明星背后,都有一个默默为他付出的经纪人。他们本该是最亲密的伙伴,却因为一次越界而突然反目成仇。
第一次,乔璟为他挡酒,岳霖说:谁要你多管闲事?
第二次,乔璟为他挡刀,岳霖说:不要以为你这么做我就会感激你。
第三次,乔璟独自一人潜入深山,把他从绑匪手中救出来,岳霖推开说:我不想看见你,滚。
一次两次还可以忍,到了第三次,就真的忍无可忍了。
但就在乔璟真的打算滚了的时候,大明星岳霖的画风突然变了。
谁能告诉他那个总是堵在公司门口跪求复合的傻帽儿是谁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分分钟出道的经纪人男神攻(乔璟)X不辨是非最终自食恶果的大明星受(岳霖)
PS:本文风格真正是甜虐!

【快穿】哪能不挨刀

耽美 / 排行榜 连载

自带光环神子受X套路满满标配攻
身为神的第一批孩子,辰暄和星耀不得不肩负起证明男男结合合法性的责任。
白虎:你是被神选中的人,所以你每一世都要挨一次刀子,这是神对你的考验。
辰暄:EXM??
白虎:不要挣扎了,就算他每一世都向你捅刀子,你也还是会爱上他,这是传说中的命中注定。
辰暄:妈的智障!!
又名:《每一世都是植物人》、《相杀十八式》、《老公又捅我了怎么破》
注意事项:(1)主受,1V1,攻受从头到尾都是同一个灵魂;
(2)每个世界结束会有甜甜的番外等着乃们;
(3)结局HE!HE!HE!不许寄刀片!

又想骗我爱你

耽美 / 排行榜 连载

[生子]走肾精英受X走心深情攻
方知意第一次看到宋至诚的时候,眼睛都亮了,倒不是惊为天人,而是很高兴,他布了这么久的局终于迎来了关键的一枚棋子。
于是他开始了精心策划的碰瓷之旅。
第一次
方:宋处长,来办事啊?
宋:对,方律师,你也是?
第二次
方:宋处长,好巧,我们又见面了。
宋:是挺巧的。
第三次
方:宋处长,既然我们这么有缘,不如就去喝一杯?
宋:......

致命诱惑

耽美 / 排行榜 连载

年少无知的一次飙车,铸成大错。有一个少年的生命,从此定格在十七岁。
十年后,当他们重逢在酒席上,逝去的故人已成为彼此的禁忌。本以为,事情就这样过去了,可是一次诡异的车祸,揭开血腥杀戮的序幕……
“死者的身边都有一幅油画。”
“这是十年前唯一的合照,现在七个人,有三个是已经不在人世的。下一个,会是谁?”
“思慕,认命吧,我们都逃不出去了。”
“他”,回来了。